????陆笙好想来一句,玄天府就是王法。虽然装逼过瘾,但这话真不能说。

????“玄天府不会无缘无故的抓人,抓人,必定是有了足够的证据。难道这么多年,玄天府的作为尔等没有看在眼里?”

????陆笙的声音没有竭斯底里,也没有发出发自灵魂的拷问,但就这么风轻云淡的询问,却让一众百姓顿时失声了。

????玄天府的口碑,是这十六年来一点点积累起来的。要说百姓被长生教洗脑,但百姓何尝没有被玄天府洗脑。长生教不过洗了三年,玄天府可是洗了十六年。这一点,是长生教能比的么?

????因为玄天府的一贯口碑,玄天府一贯的全心全意为百姓打抱不平,给百姓保护伞,给他们公道,给他们公平。这话一出,甚至让一众百姓心底产生了一丝愧疚。

????“这位大人,圣女大人到底犯了什么罪啊?”

????“是啊,她救苦救难,活人无数,我们亲眼见到的都有很多,她不是坏人啊。”

????“是不是坏人,玄天府会给大家一个公道。三日之后,蜀州太守会在创天中央广场进行公审。你们要想知道,自可来中央广场听审。”

????长生圣女的眼神漠然的扫过一众百姓,这一刻她才明白什么叫盗版遇到正版。无论这些百姓口口声声多么的信奉长生天尊,多么的追捧自己,但在百姓心底,真正愿意相信的依旧是玄天府。

????难道,我已经不是你们最爱的宝宝了么?

????可能,就是!

????陆笙将长生圣女带上飞剑,嗖的一下冲上虚空。玄天府审讯室,长生圣女低着头沉默不语。无论玄天卫问什么话,她都一字不说。

????在隔壁的审讯室,陆笙与刘昌盛关注着隔壁审讯室的进展。刘昌盛突然气的拍案而起,“大人,这妖女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看来还是得大刑伺候,一套大刑下来,还怕她不说实话?”

????“大人,好了!”正在这时,审讯室房门被推开,一名玄天卫捧着两个卷宗大步走了进来,“府君大人,总镇大人,弟兄们花了一天时间将两份资料重新整理,现在对的上号的事件共有一百零七次,对不上的事件有一百二十多。”

????陆笙接过卷宗,低头看了一眼,“不招供,我们也有零口供办案的依据了,有此证据在,看她还怎么狡辩。”

????陆笙拿着两份卷宗,来到隔壁的审讯室。看到陆笙进来,两个审讯的玄天卫连忙站起身。

????“府君大人。”

????听到这个称呼,长生圣女突然抬起头看着陆笙。脸上的惊愕一闪而逝。

????陆笙至始至终都没有表露身份,长生圣女也一直猜不到那个将她抓捕的年轻玄天卫是何须人也。别说看到陆笙的紫色制服,看到他能御剑飞行就可以猜到。

????就是放在别的州讯息也未必这么普及,何况是相对封闭的蜀州。但现在,这一声府君大人却让长生圣女瞬间意识到这个让她无可奈何,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男人是谁了。

????普天之下,能被称为府君大人的只有一个。

????“你是天外谪仙陆笙?”长生圣女那清冷不失高贵的声音响起。

????“大胆,竟敢直呼大人名讳?”

????“哎,没事!名字就是用来叫的。”陆笙满脸微笑的制止,来到主审的位置上坐下,“你叫什么名字?”

????长生圣女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再一次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你不说话也没关系,你的罪证我们已经掌握了。就算今天把你拉出去砍了,保证也能给天下一个交代。”

????“我的罪证?”长生圣女的声音响起,“救死扶伤也是罪证?大夫做不到的事,我做到了,大夫救不了的人,我救了,这也是罪么?”

????“这当然不是罪,我想起佛家有一则故事,说佛祖在修行期间,见到一只苍鹰捕食兔子,佛祖不忍兔子沦为苍鹰的口食,便施法救了兔子让其逃走。

????佛祖自诩为大慈悲,却不想苍鹰对佛祖说,你救了兔子,却害死了我们一家。苍鹰捕食兔子,乃天道生态,而你救了兔子,却让我与嗷嗷待哺的孩儿活活饿死。你是造了杀孽。

????佛祖听闻,顿时醒悟,为了弥补过失,割下自己等同兔子的肉交予苍鹰回去喂养雏鹰,不知你听过没有?”

????“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与我所犯之罪何干?你难道想说,我救了那些本该死的人,破坏了天道轮回么?”

????“不,你要是拿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手指,自己的腿给那些被你救治的人,本官也得对你顶礼膜拜。你拿不属于你的命去救别人的命,这算什么?”

????“陆府君的话,小女子听不懂。”

????“三天前,本官亲眼所见,你在大街上救治了一双因误用药物而失明的眼睛。是么?”

????“不错!”长生圣女淡淡的回到。

????“但于当时,在相距不到十里的地方,一个饱读诗书的莘莘学子,第二天就要参加府试了。却突然间瞎了!因为双目失明,他无法再读书,无法再科举,他的一生就生生的被断送,最终心灰意冷投河自尽。”

????长生圣女的脸上一片平静,过了许久淡淡的说道,“这与我何干?他双目失明也许是读书过度所致……”

????“不,他的眼睛伤势是用错了药物毒瞎的,但用药的却是被你救治的那个女子。但这还不算。从兴盛三年起到现在,长生教救助过的人有三百三十二人,但每一次治好一个人的同时,在另一边有一个原本健康的人会莫名奇妙的受伤,残疾,生病。

????这些,玄天府都已经林林总总的记录在案,在铁证如山之下,无论你狡辩还是不配合,本官依旧能将你法办。说吧,长生教的总舵在哪,掌舵人是谁?你们用的是什么邪法?”

????“邪法?这是神术!”

????“如实交代!”陆笙厉声喝道。

????“既然大人已经铁证在案了,民女无话可说。你也别想从我的口中问道分毫。”

????“看来不用刑是不愿配合了,府君大人,把她交给我,卑下一定能让她如实交代。”刘昌盛气愤的站起身请命到。

????“大人,总镇大人,蜀王他们来了。”一名玄天卫匆匆忙忙的来到审讯室急忙说道。

????“来了就来了,慌什么?”刘昌盛一个厉色投过去,赶来玄天卫眼神中顿时闪过一丝疑惑。

????今天的总镇大人这是……胆肥了?

????陆笙的到来和身份并没有知会到所有人,除了那天光明正大的进入玄天府之外,陆笙也很少出现在人前。可以说,知道陆笙来到玄天府的应该不到一半。可能那个玄天卫刚巧是另一半。

????要换了以前,刘昌盛肯定不会这么胆肥的。虽然玄天府自成体系,上头又有陆笙这尊大神罩着,但对于非陆笙一系出身的玄天府总镇,依旧深谙官场的规则。

????蜀王是藩王,他的身后还是一群大禹的贵勋门阀,切不敢怠慢的。但这也要看什么时候,陆笙在此,谁都得靠边站。

????陆笙缓缓的站起身,“你在这继续审,我出去看看。”

????“不用卑下带路么?”

????“不用,交给弟兄带我们去就好了。”

????陆笙跟着弟兄来到玄天府的接待室,推开门,瞬间一股庞大的如泰山压顶的气势喷涌而来。

????接待室之中,多数是花甲之年,就算最年轻的看着也有四十来岁。这群人,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厚重的威势,这是常年身居高位才能养成的会当绝顶的气势。

????用前世流行的一句话说,我敢负责人的讲,在座的都是大佬。

????确实,蜀王为首,蜀州顶尖的贵族当家人,身后的小弟也个个都是多一跺脚都能让蜀州颤抖的人物。这么一群大佬聚在一起,就是就是太守和刘昌盛一起都顶不住。

????但陆笙,却推开门面带笑意的走进了接待室。

????正位上,坐着的胖乎乎男子应该是蜀王。长着一张圆圆的脸,却没有半点身为胖子的可爱一面。也许,是因为这个时候蜀王脸色铁青怒气冲冲所以才显得很是气势迫人。

????“刘昌盛呢?为何这么久了都不来见本王?”蜀王冰冷的声音缓缓的说道。

????“刘大人在审犯人,所以我来接待诸位。”陆笙气定神闲的慢慢来到蜀王身边,在蜀王满脸疑惑中亲切的开口,“你应该坐那,能让一让么?”

????陆笙指着左手边的一个空位。

????而这个动作,更是让底下坐着的一众大佬脸色铁青。

????“混账,你怎么和蜀王说话的?”

????“你是谁啊?什么级别的?”

????蜀王倒是一脸有意思的看着陆笙,突然笑了,“有趣,有趣!”

????说着,艰难的站起身,圆滚滚的肉山挪到了左手边,拉开椅子。

????“没错,我们来者是客,应该坐客位上。这小兄弟很有胆色,绝非一般啊。”说着,拉开椅子。

????“诸位都是蜀州的门阀贵勋,也许还是皇亲国戚呢。在询问你们来意之前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陆笙,被皇上委任于玄天府担任府君一职。”

????哗啦啦——

????话音刚刚落地,满屋子的一众人就像是屁股上被戳了一下一般纷纷弹起身惊讶的看着陆笙。

????“轰——”

????一声巨响中,反倒是蜀王一屁股坐了下去,但屁股下的椅子却是不堪承受重力,在蜀王的泰山压顶下轰然崩碎。

????“唉哟——”

????“蜀王小心!”陆笙一把抓起蜀王,将其扶起,“蜀王啊,你是该减肥了啊。”

????但此刻,蜀王哪里还能恢复思考?脑子里只有留下懵逼。

????陆笙来蜀州了?特么他来蜀州做什么?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89779/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