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炼。

  周珂注意到了沈络的用词。

  尽管语言和本意能够进行包装和修饰,但本人的真实想法却会通过一些临场的措辞展露出来。

  这意味着在对方潜意识里,与白狼之间的对决并不仅仅是一道难题。

  有所付出有所得,这才是试炼的意义。

  那么……

  队长究竟会从与白狼之间的战斗中得到什么?

  渐渐的,她觉得自己找到了眉目,在王沈和白狼对决之前,沈络讲述了一个非常漫长的故事,漫长到作为同伴的白狼都感到了不耐烦,而那段故事也通过某些手段传达到了她的耳朵里。

  故事和王沈无关,包含了诺克斯教授与NAXI基金会的合作,以及他们用怎样的手段骗过了美联邦政府。而作为故事主人公的阿尔法自出生起……不,准确的说,应该说是诞生前,就被视为了推动天蝎进化的养分。

  周珂并不怀疑故事真实性,只是这个故事说出来的时机实在是太古怪了一些,而且以她对沈络的第一印象来判断,后者虽然乍一看不修边幅,但实际上却是话中有话,她不认为沈络会对王沈突然间说起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不故事。

  沿着这样的思绪,她忽然恍然大悟。

  对于中央城区的人们来说,白狼并不是令人陌生的名字,在叛逃事件将这个名字推上风口浪尖之前,他的形象通常是正面的。

  能力者协会年青一代的标杆,百犬的弟子,尽管能力和等级并不突出,但却非常值得信赖。能力者协会大大小小的事情大多由他操办,也有不少人在见到了白狼之后改变了对能力者的看法——会长不一定必须由强大的能力者来承担,百犬隐退后,他们完全支持由白狼接手会长一职。

  这样的支持声一直延续到白狼亲手粉碎了他们幻想的那一天。

ag亚游  事实上在白狼挑出了中央城区前所未有的骚乱后,周珂便对这位和他们差不多岁数的人产生了兴趣,闹剧牵扯到的都是年青一代,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在各个行业身居要职的重要人物的子女,因为身份敏感的关系,当时的闹剧最终没有继续深究,与犯罪王并称的几名干部揽下了主要的罪名锒铛入狱,而犯罪王留下了他要找白狼当面对质过后,逃脱了搜捕部队。

  这些都是文档上记录的后续,使用星耀的内网不难查阅到骚乱的处理结果。

  所以她对白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过现在周珂明白了。

  帮助白狼笼络人心,并暗中的挑起纷争的人是沈络,现在看来,当时中央城区的骚乱和此刻维尔纳岛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如果说阿尔法是NAXI基金会和诺克斯理想的牺牲品,那么白狼究竟能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他的能力是后来的,从某种意义来说,他和沈络之间的关系类似于阿尔法之于诺克斯,而她的队长恰恰又以“掠夺”的能力而出名。

  可是推论到这一步就中断了。

  即便她隐约得出了也许沈络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王沈获得白狼的能力,却也暂时想不出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就算队长最终赢了白狼,并按照沈络所想地将它夺了过来,这又代表了什么?

  “看来你想到了啊。”沈络打破了沉默:“之前王沈发信息告诉我,他在大学遇到了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子,那个人说的应该就是你吧。”

  那是他“碰巧”回到中央城区的时候,顺便利用他研究的副产品满足了一些普通人想要成为能力者的渴望。

  “但是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不过要不了多久,你就能用你的聪明才智想到正确答案了。”

  ………………

  与此同时,城市另一端。

  大头目战败了。

  虽然他最后展现出的能力十分惊艳,但终究还是抵不过起源能力者。科洛雅仔细思考了一番,如果没有另一个起源能力者出现打乱他们计划的话,他们的策略实际是成功了的。只要大头目还活着,他的能力足以在NAXI基金会的野心达成前将整个维尔纳岛变成一座死城。

  现在看来,沈络先生也失败了,昔日令无数人恐惧的灾厄也许就剩下了她最后一个“干部”。

  不过对于一个成为光杆司令的组织来说,是不是干部已经无所谓了。

  科洛雅看了一眼屏幕。

  铁鸦的充能已经达到了89%,这一次,她不想重蹈弗雷城的覆辙,她要直接摧毁维尔纳岛的地表。

  只要再过不到10分钟,这个计划就能实现。

  但紧接着,她听见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设置好的歼灭者同时启动,猩红的扫描仪对准了楼梯口,这是灾厄在维尔纳岛众多据点中的一个,能够找到这里的,只有拥有干部权限的人,才能找到这里。

  “哎呀,我跑了8个据点,总算找到你了。”

  温和又带着戏谑的语调听起来非常熟悉。

  “埃尔-贝兰。”

  科洛雅脱口而出了这个名字,但是她的警惕心没有丝毫松懈,因为埃尔-贝兰是被派出的七名干部中的一员,七名干部中六人战死,而埃尔-贝兰在遭到强袭部队的堵截后选择了逃跑。

  这些信息她已经通过分布在维尔纳岛各处的机器人捕捉到了,只是她没想到埃尔-贝兰回来找她,她本因为这个精明的女人会在意识到大势已去的情况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身为失败者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我还有最后一项使命。”

  “锁定她。”

  “看来你已经意识到了啊。”看着科洛雅的表情,埃尔-贝兰失落地叹声口气:“你是我在组织里最合得来的人了,本来还想骗骗你,让你心甘情愿地跟我走呢。”

  “执行歼灭指令。”

  『系统错误:未识别到生命体征』

  歼灭者发出错误报告的同时,扫描仪在楼梯口附近来回扫描着。

  “向前方开火。”

  “总之……”

  在子弹穿透了埃尔-贝兰身体的同时,她突然间化为了向四处飞散的黑色蝴蝶,科洛雅听见了近在咫尺的耳语。

  “美丽的小姐,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一个人哦。”

  黑色的蝴蝶停在科洛雅的肩头。

  “埃尔-贝兰是不存在的。”

  不存的?

  科洛雅瞳孔一缩,结合歼灭者扫描的结果,她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所以,无论你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杀死一个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人物……最后的最后,美丽的小姐,做个好梦。”

  :。: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2998/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