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背后也有超脱者前辈撑腰?”青颜冷笑。

  展飞道:“那诸位可以想想,凭本尊自己的本事,能获得这套超脱神器吗?剑、枪、弓、铠……又或者说,你们不会认为本尊运气太好,进入到这个世界才在这里得到超脱神器的吧?这一切都是本尊自己努力得来,或运气好得来的?

  “那么,请问,如果这个世界藏有这样强大的超脱神器,那个被你们击杀的超脱者,为什么不使用呢?之前祂将被击杀时,为什么就留着这超脱神器在体内不动用?

  “殒落都自爆了,还想着留着超脱神器给其它人去继承吗?这种事,有可能吗?”

  青颜哑然。

  无话可说。

  展飞却是暗暗好笑:“碰大运气获得一整套超脱神器,这种事,还真有。

  “但如果不是我自己真正遇到,旁人说了,我也是不会相信的。谁知道这个超脱者体内居然拥有连那超脱者自身都不清楚的重宝呢?谁知道,这大道之精居然如此强大厉害呢?

  “一湖大道之精,可以转化何止一套超脱神器?这捡漏捡得厉害了……”

  展飞心中颇为得意。

  一来,是自己真的赚大了,二来,是有可能吓住了了这几名超脱使徒。

  “本尊背后纵有有前辈高人,手中纵有超脱神器,但实力与诸位相比还有些距离。但诸位想要欺负本尊,却也不可能。

  “我等相互间难以奈何对方。而诸位相互间也是如此。那凭什么,本尊不能得到一个公平的机会?

  “这里的混沌之液,本尊也想要!”展飞道。

  青颜立刻反对:“不行!”

  “这里的混沌浊液湖是你的了吗?现在都没落入任何人手中。凭什么你们能竞争抢夺,本尊不可以?莫不是,青颜陛下是想要逼着本尊退开,然后伺机在暗中偷袭算计报复?”展飞道。

  “你敢威胁本尊?!”

ag亚游  “不敢……本尊是不想威胁也不敢威胁的,只不过,青颜陛下不想给本尊退路,那本尊也不得不兵行险着了……但其实看来,青颜陛下死咬不放,很没道理。难不成觉得之前没能击杀本尊,丢面子了?本尊的实力不比诸位差多少,背后有同样的强者支撑,身上有更多的超脱神器,就算没被击败,却也不曾击败青颜陛下,怎么,只因为之前一点冲突的小事就死咬着不肯放过?呵呵,青颜陛下的心胸,看来也不怎么广阔啊。”

  “你!!”

  青颜气怒正要动手,这时,太鸿神念传音给青颜:“且先慢动手,这么打下去,难道就能赢不成?若他就这般逃走,我们还真未必拦不住。何必让他先留下来?然后我们窥准机会,等他防备暂时没那么大,再联手谋夺他身上的超脱神器。”

  青颜犹豫了一下,只得同意。

  “青颜陛下,冤家宜解不宜结啊。又说人多力量大,这里的防护结界强大,我们多一个同道者协力,或许更容易破开这里的结界,让他加入也无妨。”太鸿道。

  青颜趁机下了台阶,对着展飞冷哼一声:“这次算是便宜你了。”

  展飞呵呵一笑。

  如果继续嘴上占便宜死揪着不放,青颜肯定恼火,与他再打起来,这不符合他的利益。

  “就让她嘴上占点便宜吧,好男不与女斗,能拿到好处才是重要的。”展飞暗想。

  “既然两位都罢手了,那么,我们现在是否可以对这个防护结界动手了?”蒙乙道。

  太鸿道:“这个结界,很特殊很不同寻常。不如我们四人合力,一起同时用超脱神器轰击结界,应该可以破开这里的防护。”

  展飞略一沉吟,问:“是用三位之前击杀超脱者的那一招联手之技吗?”

  “是的。”太鸿道:“那并非什么不传之秘,与混沌主使用混沌神器联手也差不多。只不过我等使用的是超脱神器而已。力量联合且暂时不相互冲突,需要有点讲究,其它的没什么特殊之处。”

  稍一沉吟,太鸿问:“对了,还没请教,陛下如何称呼?”

  展飞道:“源祖。”

  “原来是源祖陛下。”太鸿眸光微绽。

  祂也擅长一些推算之道,瞬间就发现,展飞说的是假名。但展飞不信任祂们,祂们也不信任展飞,只是临时合作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诚意,也不需要知道真正姓名。

  何况,混沌主千变万化,形象能轻易改变,只要记住展飞身上的气息,下回再遇到就知道是谁了……当然,太鸿没料到现在的展飞可以完全改变自己的气息,借助大道之精,连超脱者都有可能瞒得住。

  “源祖陛下,既然你也要与我等联手,那联攻之法,就告知你一份,等下记得与我等配合,四者合力,比起三者合力,可要强大得多。”那太鸿道。

  展飞点点头。

  接过太鸿转递过来的记忆光团,展飞神念一扫,读取里面的信息,脸上就露出愕然之色:“居然如此简单?”

  “正是因为简单,才更容易相互配合啊。”太鸿道。

  展飞点点头:“有理。”

  太鸿与蒙乙及青颜,相互间也是不信任的,如果需要精妙配合,那很难办到。因为随时防备着对方,一些特别重要的配合,必须全心合作,神念共通信息,出手时精妙配合力量运作,不强不弱,恰到好处,时机也是恰到好处。这非常容易被其它人算计。

  所以,还不如使用简单的手法。

  三件超脱神器,仍是三件超脱神器,同时释放出去,各方的力量自行掌控,差不多各行其事,只不过神器释放的力量恰好是达到相辅相成的标准,就会自动产生暂时的融合,爆发强大的攻击。

  如同三家工厂,各做一份零件,各管各的,只需最后制作的规格一致,三件零件弄出来就能相互组合成功。

  “这种配合之法,可三件超脱神器配合,也可四五六七八件一起配合。源祖陛下准备用几件神器进行攻击?”青颜冷声问。

  展飞道:“青颜陛下已有剑,本尊就不用剑了。而且,本尊身上的神器是一整套的,有些玄机,并不是说动用越多越少,那就用枪吧。与诸位的没有重复之处,正好。”

  “好,那就尝试攻击,不需演练了,不成功再多试几次,最后肯定能破开这里的防护结界的。”太鸿道。

  于是,四人相互分开。

  站位比较关键,展飞是不会站在三人围拢之处的,得防着祂们突然出手袭击。起码能随时逃遁。

  四人各站四方,相互看了一起,就开始凝聚力量,准备动手了。

  只见一刀,一剑,一锤,一枪,四件超脱秘器,飞射而出,在虚空中交缠,高速旋转,呼啸着,凝聚成一股强大的能量束,狠狠轰击在那巨大的防护结界上面。

  砰!!

  一声闷响。

  防护结界被轰凹了大概八十厘米左右。

  但是,这点厚度,对整个防护罩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一圈圈能量朝四周扩散,如水滴落入水池之中绽放的涟绮,圈圈扩散,波纹密密。

  但涟绮波纹只扩散出十余公里,就已渐渐消散不见了,看不到了。

  而且,那凹陷下去的防护结界,陡然反弹,一刹那间,就将四件超脱神器反弹回来。

  展飞吃惊之下,伸手一抓,那大道之精化成的神枪,落回手中。

  此枪之前似乎脱手而出,实际上,枪体之内蕴藏着一个小小的空间,展飞的一具化身坐镇在里面。这不算是炼化,但起码可以控制着神枪不被人夺走。

  现在,坐镇在长枪之中的展飞化身,丝毫无损。

  不受伤也就罢了,竟然没感受到什么冲击力。

  这不仅止是神枪本身的大道之精护住了展飞的化身,同时也前面的防护结界有古怪,反弹反馈回来的力量,并不算强大。

  似乎,这个结界虽有反弹之力,但终究只是专注于防护,对于反击之类,根本没有半点兴趣。

  “有意思……有古怪。”展飞手持长枪,盯着那个防护结界。

  “有意思?哼,一点意思都没有。”青颜哼了一声。

  “令人震惊,不敢置信啊。”蒙乙也在惊叹。

  太鸿道:“若是只将一件超脱神器反弹回来,那倒不算什么,只需这防护罩是一件超脱神器级别的护具,能将所有‘对点’的攻击都扩散到整个面吸收,那么,就可以抵御超脱神器的攻击。

  “但是,能抵御四件超脱神器的攻击?”

  祂不禁摇了摇头。

  “这种防护等级,大概有多强?如果是超脱者拿着超脱神器,能不能挡住我们四人联手一击?”展飞问。

  太鸿摇摇头:“不好说。如果是一般的超脱者,纵然有一件超脱神器,也难以挡住我们的联手一击。毕竟,我等三位,虽未达到半步超脱,但也不弱了。三者加起来,所拥有的全部力量,不比真正的超脱者差,只不过力量的等级与品质不如。但有超脱神器,这力量加起来,绝不比正常的超脱者差。

  “更何况,还有源祖小友你一起出手?

  “除非是一名实力强大的古老超脱者,实力没有受损,手持超脱神器,抵挡我们的攻击。才能如此轻易挡住,没有爆发太强的力量波动。又或者,是一名真正的超脱者,拥有一件极强大的超脱神器,且状态完好,才能抵挡住我们的攻击而不引起太过强烈的动荡。”

  众人面面相觑。

  “这里面,会有一名强大的完整的超脱者吗?”展飞喃喃道。

  青颜等人都是默然。

  “似乎不大可能。那超脱者轻易被你们三位联手斩杀就灭掉了。这是祂殒落之后,躯壳爆炸毁灭扩散弥漫而成。那么,祂体内不应该有一位实力比祂还强,状态比祂还好的超脱者,更不可能还在体内藏有一件强大的超脱神器。除非……”

  展飞话到一半,青颜就问:“除非什么?”

  “除非那名超脱者没有真正殒落!”展飞道。

  “不可能!”青颜摇头。

  “祂被我们的三件超脱神器联合刺入旧伤创口之处。并且,祂躯壳真正爆掉碎掉了。有多少力量散溢出来,我们还是清楚的。而且,外在的禁忌秘宝也停止了对祂的镇压封印。这无一不是说明了祂已经殒落。”蒙乙道。

  太鸿道:“本尊也认为祂已经殒落了。但听‘源祖’(展飞)小友的一番话,本尊不禁产生一个可怕的猜测。”

  “什么猜测?”青颜问。

  太鸿道:“如果祂假死呢?”

  “假死能瞒得过我们?”

  “不是一般的假死,而是放弃自身原来的躯壳,甚至连原来的内宇宙等等都抛弃掉。哪的原来的眷族,原来的一部份记忆,都割舍毁灭掉。不需要的,都弃掉,只保留最核心的一部份,在这个世界中转世轮回重生,当作是这个世界的土生土长的生灵。那么……神祗级别以上的生灵,能有神魂有元神之类,躯壳死而神魂不灭真灵不灭,那这名超脱者,为何不能办到呢?”太鸿道。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祂为什么要这样?”青颜声音有点发颤。

  “原因太多了。比如,那名超脱者被禁忌秘宝镇压。如果是假死……普通的假死骗不过,那干脆真死,只留下一缕完全斩断因果的真灵进行转生,那就能脱离禁忌秘宝的镇压了。”太鸿道。

  青颜道:“但如今,九九八十一州的禁忌秘宝显化,每一个都消耗了极大的力量,在无数纪元以来,变得越来越虚弱,看样子,不用多久,一名名超脱者就能脱困而出,为什么祂要用真死这样惨烈的手段来脱身?”

  太鸿道:“禁忌秘宝真的都耗掉力量了吗?镇压超脱者,消耗的力量是极大。但是,你们之前也听到一些消息,禁忌秘宝在镇压超脱者之余,是不断抽吸超脱者的力量的,这样才能让超脱者不断变弱。

  “吸收超脱者的力量,反过来镇压超脱者。否则,当初布设八十一州禁忌秘宝大阵的强者,凭什么认为禁忌秘宝能一直镇压着?就是要让禁忌秘宝能源源不断获取力量,从外界获取力量,从超脱者那里获取力量。

  “这么多年来,哪怕禁忌秘宝的力量不断消耗,但超脱者也在不断消耗,禁忌秘宝面临的压力不断减少。那么,禁忌秘宝真的耗掉力量比当初更弱了吗?不见得吧?”

  展飞不禁问:“如果禁忌秘宝没变弱,现在怎么会八十一州崩裂,秘宝显化?”

  太鸿道:“上一次衰减大劫爆发之时,引起古墟大动乱,那时侯,难道也是禁忌秘宝的力量耗尽了吗?那为何还能坚持到现在?又坚持了无数纪元而没出问题?

  “说明那些禁忌秘宝,未必是耗尽了力量,而有可能是出于其它目的,才引发动乱。最大的证据,就是这么多年来,宇宙海之中都没有诞生新的混沌主,连宇宙之主都没有诞生。所有宇宙之主都是来自域外或古墟的。

  “这是禁忌秘宝的力量。镇夺着超脱者,居然还能压制整个宇宙海?如果是力量耗尽,这不奇怪吗?如果说只是力量控制不住而泄露,就能将古墟醒来的混沌主们的修为都压制住,之前都无法突破到两百万宇之上,这么多混沌主都被压制着,这是禁忌秘宝无意泄露的气息造成的后果吗?如果是,那禁忌秘宝就仍然极强大,不会已经虚弱。

  “如果不是无意泄露的气息导致,那就是禁忌秘宝故意压制。在明明已经虚弱的情况下,快要压制不住超脱者,却还故意浪费力量去压制诸多混沌主?压制整个古墟整个宇宙海的强者?你们不觉得这不正常吗?”

  太鸿一番话,令众人色变。

  之前话少,现在一下子说了一大通,显然这太鸿也激动了。

  “禁忌秘宝,为什么要这样?隐瞒力量未衰弱的情况?”青颜皱眉。

  “不清楚,但事情都只是本尊猜测。是不是真的未衰弱,不好说。可是,如果它们没有真的衰弱,那诸多超脱者快要脱困的事,就是假的了。”太鸿道。

  稍稍一顿,又道:“另外,就算诸多超脱者快要脱困,我们击杀的这一个,却是身受重伤,比其它超脱者更严重,更难脱困。哪怕脱困,身上残留着的超脱者造成的伤痕也难以修复。有这些种种理由,那么,故意死一次而让真灵转世逃生,也是有可能的。”

  :。:

欢迎大家访问:柚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633book.com/book/2745/1572/